0371-6777 2727

5844444.com广东电视台主播作客搜狐

更新时间:2021-07-23

  5月12日14点28分,时间就此停止。无数人在这场突如其来的天灾中失去了生命,至亲,或是健全的四肢。生命在一瞬间显得如此脆弱,我们不过是凡尘间微不足道的沧海一粟。但就在这些过往的片段中,除了悲伤与伤痛,我们还收获了许多感动与希望。

  搜狐广东邀请来三位广东电视台主播,她们以传媒人的身份谈及了此次灾难性事件的感受。

  主持人:我相信各位朋友看到她们的面孔都不会感觉陌生,平时一打开电视机都可以看到你们的节目,尤其在最近这段时间里面,看到很多的直播节目,因为在5月12号对于每个中国人来讲都是永生难忘的日子,在我们四川、甘肃、陕西等地方都发生了地震,尤其是以四川汶川地震最为严重。坐在我身边的三位美女主持作为传媒大众中的一员,离灾区的距离感觉更加近,是否可以各自谈一下你们的感受。

  云菲:我是最早接触这个事件的,我觉得大地震震碎了很多人的家庭,虽然我们广东离四川有很长的距离,很远的距离,但是我觉得大家都是中国人,我们觉得在这个时候,我们应该是团结在一起,虽然说我们可能有着不同的语言,说着不同的话语,但是我们毕竟都是中国人,我们看一下奥运火炬大家凝聚力是多么强大,四川这次发生大地震,这次也是凝聚了所有中国人的力量。

  廖海同:我觉得这次大地震给我的感觉特别特别的深,地震发生当天正好我休息,然后我在吃饭的时候,下午的2:28分,我就听到我隔壁,有一个阿姨连忙打电话给她的亲戚,电话就不通,她就特别着急,我问她怎么回事,她说四川发生了大地震。当时我真的非常惊讶,我接连听到隔壁很多的市民都在打电话给自己的亲人问候,还有朋友间互相转告,你知道四川大地震了吗?就在刚才,所以我当时特别揪心,我第一个想法一定要马上回去做直播,做新闻,这个是我本质工作,一个天职。后来在播出当中,看到很多的解放军在救援,我觉得特别感动,当时自己很想把自己的西装脱下来,马上换上军装去参与到救援当中,我觉得这个才是我们最应该做的。真的觉得这些解放军很伟大,他们的绿色军装很好看,谢谢他们。

  郭平:我说我两件小的事情,这次我们做大的地震灾害开辟了一个特别报道,其实我不是做新闻的,就理科被调到新闻报道当中,这个报道我做的最多了。

  那天我在办公室做一个访谈文安,忽然有同事说四川大地震了,多少级,她说7.8级,我当时立刻就想到唐山大地震了,那么多的死伤,当时我心里咯噔一下天呀又出事了,2月份是冰雪灾害,觉得是多灾多难的一年。当天下午我有节目要录,所以我就化妆了,化妆之后,本来要录一档新节目的试版,我们台长给我打电话说,今天下午马上做直播,马上就投入到工作过程当中去,在做直播过程当中,我看到新闻稿发回来,我才知道这个事情有多么的严重。

  之前只是脑海里面有唐山大地震,但是没有看过,只是作为一个资料去了解,心里特别难受,看到那些死伤的人员,救援人员的状况,我播新闻有一条非常感动的新闻,广州有一个特勤人员去进行搜救,负责在一个小学里面进行搜救,我们来之前家人都给我们准备了很多糖果、巧克力,他拿出几个,我们希望在搜救过程当中能看到孩子,就给他们,但是她们伤心我到现在一条巧克力都没有送出去,看到这条新闻眼睛里面都流泪水,但是当时是在做直播,就控制自己的情绪。

  很多这样的新闻让我很冲击,即便坐在主播台上,要给大家一个最镇定,最平稳的形象,但是内心的冲击真的是非常大的。

  主持人:说到内心的冲击,我觉得可能作为新闻工作者,接触的东西会比受众接触的更加之多,受到的冲击和内心的澎湃也是更加汹涌的。我知道云菲当时在直播播完节目的时候,在直播当中没有控制住,潸然泪下,当时是什么样的东西打动了你。

  云菲:其实那天是全国哀悼日的第一天,碰巧那天有一条新闻是说,有一个灾民被压的时间已经达到70多小时了,他一直靠着和家人的想念来支撑自己的生存力量,但是当他被救出来的时候,他在担架上慢慢失去了知觉,悄悄的离开了我们。

  我当时在配音的时候,眼泪已经不自觉的留下来,配了很长时间才把整个稿子配完,到直播的时候,一说到这里我自己有一个亲身的感受,在今年至亲的人离开了我,所以我很能感觉到他的家人感受为什么这么深,有点感同身受,我知道一个至亲离开自己的感受是多么的痛苦和悲伤,所以不自觉就留下了眼泪,比较哽咽说完了整个稿子。后来想了一下,因为我要把所有的事情报道给观众,所以在最后也是把自己情绪调整过来了。

  主持人:在整个事件和过程当中,我相信不光是你们,即使是我们作为一个普通的受众,每天看到那样的画面,都会落泪,觉得特别受感动,你们当时有没有同事,这段时间去到地震现场做一些救援和报道的工作呢?

  廖海同:有很多同事,有一些同事在灾区生病了,不舒服,还要坚持在前线不愿回来,还有一些同事,年纪已经很大了,但是还是坚持跑在最前线,救伤员,他们就站在旁边去等,跟着伤员一起抬过来,我们知道抬伤员的过程当中,路上有很多塌方的险情,有一次我记得我看到一个片子,解放军抬一个重伤员,只剩下最后一口气,他们在小跑的过程当中突然前面塌方,走在前面的战士瞬间就牺牲了,让人心里特别的难受。

  云菲:而且我知道有一个同事他是第一批过去的,他去了三天,他为我们做了三天的连线报道,这三天里面,他是一滴水都没有喝过,当时塌方的时候,所有的东西,所有的食品和饮用水全部都没有了,他给我们做了三天的报道,更不用说洗澡和洗练,当时的情况非常困难,但是他还是为我们很详尽的做了报道。

  郭平:他们给我说了一个细节,我有一个特别好的朋友他一直在做报道,他看到那些记者有一个女记者跟她一块同行,一去的时候那个姑娘满头的秀发,都是披着头发做报道,形象很好。过两天之后因为没有水洗澡,连喝的水都很少,头发已经特别油,她就给扎起来了,但是扎起来到最后还是很脏,扎起来形象也不是很好,产生就揪成一个啾啾,很多这样的细节。

  前天我们专题部因为我做第一访谈,第一访谈也决定要到灾区去做专访,我做了特别节目就没有去,我们两个编导就去了,临走的时候大家都买了很多东西让他们带走,我们同事买了一箱婴儿用的视频,我们想这时候带钱可能不一定很实用,但是给孩子带一些吃的东西会更急需,是两个女孩,一个男孩,每个人都特别的瘦,都带了很大的包,还呆了帐篷,都是我们组里面的人花钱去买的。大家就想能尽多少心就尽多少心,一点帐篷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,但是毕竟是大家可以出一份力5844444.com。真的是这个样子的。

  我们播新闻过程当中,也是在你合理的条件下,在你可能的条件下,你能怎么去做,都是在贡献你的力量。